2018年3月8日,習近平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山東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加快建設世界一流的海洋港口、完善的現代海洋產業體系、綠色可持續的海洋生態環境,為海洋強國建設作出貢獻。
2018年4月12日,習近平在海南考察時指出,我國是一個海洋大國,海域面積十分遼闊。一定要向海洋進軍,加快建設海洋強國。
2018年6月12日,習近平在青島海洋科學與技術試點國家實驗室考察時強調,建設海洋強國,我一直有這樣一個信念。發展海洋經濟、海洋科研是推動我們強國戰略很重要的一個方面,一定要抓好。

依海而興,向海圖強。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陸海統籌,加快建設海洋強國。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為全面回顧70年來我國在海洋建設方面取得的偉大成就,生動呈現全國各地在經略海洋和積極融入“一帶一路”建設中的奮斗實踐,展望奮進新時代海洋強國的美好愿景,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我愛這片藍色的國土”網絡主題活動在山東和廣東同時啟動。

本次活動由中央網信辦傳播局主辦,山東省委網信辦、廣東省委網信辦承辦,有關地方網信辦、央廣網、大眾網、金羊網協辦。

  • QQ截圖20190724113953.jpg
  • TIM圖片20190718102450_副本.png
  • 04.jpg

唐嘉陵

國家深;毓芾碇行臐摵絾T

唐嘉陵是我國首批自主選拔、培養的載人潛水器潛航員,全程參與了蛟龍號潛水器1000米至7000米海上試驗,直接參加下潛24次并連續3年駕駛潛水器達到海試最大深度、刷新最長水下時間,取得了大量珍貴的作業成果。[詳細]

高嵩

“藍鯨2號”總設計師

在距離藍鯨2號的不遠處,一座高數十米的龍門吊同樣令人震撼!斑@就是為‘藍鯨姊妹'合攏的“泰山吊!敝屑瘉砀J科髽I管理部專員李鵬說,它是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大的固定式起重裝備,提升重量達2萬噸,已保持長達10年世...[詳細]

鄭培宏

日照大沙洼林場原場長

近日,記者跟隨“我愛這片藍色的國土”網絡主題活動來到日照采訪,日照大沙洼林場原場長鄭培宏向記者講述了幾代日照人歷經半個多世紀的接續努力,在曾經的不毛之地上種出面積達11830畝的生態林。如今,新一代林場人接...[詳細]

主題歌我愛這藍色國土

  • 主題歌我愛這藍色國土
  • 長島漁號唱給你聽
  • 海上大國重器扎堆煙臺造
  • 探營全國首個深海漁場
  • 藍鯨1號是這樣建成的
  • 藍鯨1號團隊設計出最先進鉆井平臺
7月16日 7月17日 7月18日 7月19日

日照40年濱海播綠記:鹽堿地上長出萬畝生態林

  大眾網·海報新聞日照7月16日訊  雖然距離大海近在咫尺,但夏日的午后,日照市區的天氣還是有點悶熱。不過,在綠樹成蔭的日照海濱國家森林公園里,陣陣涼風吹過,卻仿佛讓人置身另一個世界。這里的游客  依然像往常一樣火爆,但很少有人知道,這滿眼望去筆直的水杉樹下曾經是一片寸草不生的鹽堿地。

  近日,記者跟隨“我愛這片藍色的國土”網絡主題活動來到日照采訪,日照大沙洼林場原場長鄭培宏向記者講述了幾代日照人歷經半個多世紀的接續努力,在曾經的不毛之地上種出面積達11830畝的生態林。如今,新一代林場人接過事業的接力棒,繼續在這片黃金海岸上書寫金山銀山就是綠水青山的生態傳奇。

  60年前日照人就在鹽堿地上開荒種樹,保住了莊家、擋住了海霧

  日照海濱國家森林公園前身是大沙洼林場。上世紀60年代,民間流傳著這樣一句諺語:大沙洼有三寶,飛沙、海霧和小咬。寥寥數字,訴說著這里的環境之惡劣:沙飛風動,不帶紗帽根本沒法行走;莊稼常年受海霧侵襲,幾乎顆粒無收;低洼潮濕,環境惡劣,各種小咬滋生。

  1960年,國家吹響沿海植樹造林號角。在鹽堿灘上植樹?這聽上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當時的日照人沒有猶豫絲毫。鄭培宏說,當時的日照縣委、縣政府領導第一時間響應號召,成立國營日照縣大沙洼林場,帶領機關干部、人民群眾投身艱苦環境中,開始了篳路藍縷的造綠之旅。

  在鹽堿地上種樹無先例,種下的苗子一觸碰到鹽堿土就漬死了!皼]有經驗只能用笨法子,一種一種的試,死了再換上新的,這個樹種不行,就換那種!苯涍^長時間的摸索,試驗過二十余種樹種,耐鹽堿的日本黑松脫穎而出,在這片寸草不生的荒涼之地上,種下了第一抹新綠。

  連續多年,大沙洼第一批播綠人以黑松為主,建設了8000多畝人工海防林帶。到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逐漸固住了海沙,擋住了海霧,保護了幾萬畝農田穩產,就連小咬也少了。

  越下雨越往外跑!海邊守林40載養活千萬棵小樹苗

  1977年,年僅18歲的鄭培宏來到林場參加工作。他回憶,報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領取蓑衣、斗笠、水鞋,從此開始了長達40年的守林生涯。

  守林的日子是枯燥難熬的。那段沒有電視、電燈的歲月,更讓他們對鹽灘上的一棵棵樹產生了難以磨滅的感情。在巡查中,他發現,地勢低洼,大雨過后產生大量積水,剛栽上不久的黑松成片成片的死掉,于是慢慢摸索出了臺田造林法,巧妙挖溝將海水濾出去、堿擠出去,樹木得以健康成活。

  那時候,人們說“大沙洼林場的人,不如村里百姓家的一個菜籃子”。說的就是一到下雨天,老百姓都會愛惜自己家的菜籃子,收到屋檐下。而大沙洼林場的人,卻只顧往外跑。鄭培宏告訴記者,也就在一場一場的大雨中,他們摸索出了一腳松,一個人在前面用鐵锨坑,放上樹苗,后面跟著的人一腳把土踏實,就種好了,效率和成活率都高。

  雨天、每月漲大潮的日子,保壩對于他們來說,更是一場惡戰。他們抬起一筐一筐的沙子,裝到小推車上,在南北長達7公里的海岸線上,筑起人工DIY版的防潮堤,保護著岸上的千萬棵“樹寶寶”。

  森林公園的水杉林高聳入云,映襯著遠處的藍天白云,讓游客心曠神怡。